所在位置:遂昌新闻资讯 > 艺术 >

暴力、虚伪、夸张——珍妮维•费吉斯的“粉色都市”

作者:遂昌新闻来源:发布时间:2020-01-08 16:00

Genieve Figgis
Genieve Figgis

在珍妮维 费吉斯(Genieve Figgis)的作品中最常看到的是中世纪的贵 族生活场景,那个充斥着暴力、虚伪、扭曲、复杂的社会反复出现在画面里。费吉斯通过对肖像抽离异化的表现,探索历史和权力动荡的荒谬性。她的作品常常是幽默中蕴涵着一丝恐怖,情色中透露出一些玩味!费吉斯用丙烯酸树脂在画布大量铺设 蓬巴杜玫瑰红 ,流质的色彩像融化的奶油蛋糕,画面中时尚派对和消极的社交氛围又完全是一种梦幻都市戏剧场景,她的作品既有抽象派的夸张、印象派的朦胧、也有后现代主义的诙谐。


《Pink Stage》,布面丙烯,2017


《Tapestry Banquet》,布面丙烯,100cm x 120cm,2019


《Ascension》, 2016,布面丙烯


《bedtime》,布面丙烯,2014


《Castle Picnic》,布面丙烯,200cm x 160cm,2018

珍妮维 费吉斯(Genieve Figgis)1972年出生于爱尔兰,21岁结婚生子;30岁开始创作;40岁决定重新读书,并顺利从爱尔兰都柏林国立艺术与设计学院毕业。在社交媒体有能力引起公众认知变化的情况下,费吉斯在Twitter和Instagram以鲜艳的色彩和残忍或令人毛骨悚然的图像而闻名,引起了艺术家Richard Prince的注意,并将费吉斯引入纽约艺术界,还帮助费吉斯出版了她的第一本书,名为 与魔鬼做爱 。


《社交肖像》布面丙烯,58.4x99.1cm,2014


《维纳斯的诞生》,布面丙烯,120x150cm,2018

在全球化当代艺术市场里像珍妮维 费吉斯这样颠覆绘画语言,作品视觉感强烈的西方艺术家越来越得到新一代藏家追捧,2019年9月阿尔敏 莱希画廊在上海为珍妮维 费吉斯举办个展《浮游世界》,在11月费吉斯的作品分别亮相于上海021博览会、香港富艺斯秋拍夜场和香港苏富比时尚教父Marc Jacobs珍藏专场。《一位时尚女士》在上海021开幕当天便成交,拍场上费吉斯的《社交肖像》以1,875,000港元成交(高出估价10倍),《维纳斯的诞生》更是以2,375,000港元刷新艺术家世界拍卖纪录。

 异化的洛可可  迷 幻且怪诞

费吉斯是一位充满浪漫情怀的画家,她喜欢描绘皇室的朝臣、脸上涂着脂粉的贵 族男女及其享乐生活。在中世纪的历史背景中人物的精神压抑变成了对物质的放纵,极致的洛可可元素:假面舞会、红酒、蛋糕、水晶灯、带有悬挂顶盖的王后床、斜躺在公爵夫人椅上的裸 女、躲在城堡门后的公爵,便一一呈现中在费吉斯的《Mariawith her cake》、《Maskedball》《Drinkingin bed》等作品中:在色彩的选择上费吉斯偏爱白色、金色、粉红、粉绿和粉黄等娇嫩色调。


《Masked Ball》,布面丙烯,2016


《Maria with her cake》,布面丙烯, 2016


《drinking in bed》,布面丙烯, 2016

但从费吉斯的创作语言来看她完全是反学术美学的,在抽象与肖像的交叉点上绘画,菲吉斯将对历史的持久兴趣与对恐怖的嗜好结合起来。她特立独行的创造出异化变形的、与历史脱节的风景绘画,不受贵 族精致生活风格的影响。她希望用作品揭露权力的残酷与荒谬,那些充斥着幽灵以及带着手杖和高顶帽子的鬼魂肖像画,都是她对于传统审美的挑战。


《Lady with a dog》,布面丙烯,100cm x 120cm,2019


《Resting girl》,布面丙烯, 2016


《Waiting for my Romeo》,布面丙烯,2016


《Wish you were here》, 2018

黑暗浪漫主义中世纪的七情六欲

中世纪欧美人与兽之前,贵 族的淫风最盛,对于纵欲的追求更是无休无止,在罗马帝国土崩瓦解的时刻,出现了基-督教会,这个团体对生活抱有一种与众不同的观点,它继承和发展了 原罪 观念,其成员企图让放荡的、处于半开化状态的欧洲人,过上一种严格的禁欲生活。基-督教是绝对禁止肉体的享乐,禁止肉 欲是基-督教精神的一个基本原则,因为这种肉体享乐腐蚀了人们的灵魂,阻碍了人们对上帝的追求。但在费吉斯的作品《Eating each other》中我们分明可以看到互相啃噬的亲吻,一种强有力的占有欲。费吉斯在《Kiss under the moon》《Kissin the garden》《Garden Embrace》等作品中表明人应该掌握自己的命运,享受人生的快乐,艺术家用作品要表现人的思想情感,提倡人-权。


《eating each other》,布面丙烯, 2016


《kiss under the moon》, 布面丙烯, 2016


《Kissing in the Garden》,布面丙烯,2016


《Garden Embrace》,布面丙烯,2015

珍妮维 费吉斯的作品在抽象与具象、恐怖与幽默之间达到了平衡。她的作品《17世纪的舞会》里我们仿佛能读到王尔德那句 美好的肉体是为了享乐、美好的灵魂是为了痛苦 ,舞会上的逢场作戏和婚姻里的终身不渝都是一种滑稽的七情六欲。费吉斯的创作是全面的:她的绘画将我们掷入一个纷乱的世界之中,这世界既像是电影场景,又像是派对现场。如果说费吉斯的浪漫来自王尔德,那她画面上的恐怖和诡异就应该来自爱伦坡,她用绘画的语言表现繁复离奇的情节,以及那个亦真亦幻,令人惊诧莫名、难以置信的世界。


《17世纪的舞会》2019,布面丙烯,150x150cm


《Pink Landscape》, 2018


《lady and lion》布面丙烯,2019,120x200cm


《Tea Dog Bird》,布面丙烯,120cm x 120cm,2019


《Teatime》,布面丙烯,100cm x 140cm,2019


《Tropical rainforest》布面丙烯,2019,150x150cm

作为观者,我们每一个人看费吉斯的绘画都像是沉浸在镜像游戏之中,不可自拔,她的作品会有很多的解读,让人有不同的视觉体验,可能仍会带有争议,但珍妮维 费吉斯的艺术不能被轻易归类,因为她那近乎癫狂的探索方式有着无限的可能性,她试图通过她的作品给那段历史注入更多的现实和想象。

编辑:江兵

友情链接: